bwin手机app下载

芸阁深处探古籍

  什么样的书能称得上“古籍”?“对它的定义,坊间众说纷纭。我们在工作中用三项标准来衡量。”广西图书馆地方文献部主任蓝凌云介绍道,一是1912年以前刊印的书;二是具备中国古典的装帧形式,除见得最多的线装本外,还有卷轴、经折、册页装等;三是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、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。

  蓝凌云带记者走进古籍库,灵香草淡淡的清香弥漫周身,抬眼望去,一排排整齐的樟木书柜,如同忠诚的卫兵沉默列队。蓝凌云轻缓的语调在一旁响起:通过“古籍保护计划”,广西图书馆基本完成了对馆藏大约11万余册线装书的普查,得到一个清晰的数字1912年以前的古籍4763部47366册这一串普通的数字,凝聚着图书馆员两年的艰辛付出和心血。其中有18部古籍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,是广西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数量最多的汉文古籍收藏单位。广西古籍保护中心就设在广西图书馆,已逐步建立起完备的广西珍贵古籍档案。

  站在恒温、防虫、防火的现代库房,很难想象那一张张薄纸,在遥远的古代是如何抵御高温、潮湿的侵蚀,躲避战乱的纷争,一步步走到现代文明社会的。广西图书馆馆藏最早的古籍是明初刻本。类型有套色印本、活字本、刻本、铅印本、石印本、稿本、抄本、影印本等。来源有四类:一是私人藏书,如曾钊、王鹏运、龙榆生、陈柱、罗尔刚、冯振、叶启芳等文化名人的旧藏;二是藏书楼、机构藏书,如南宁书局、归顺(今靖西)书局等机构的藏书,大部分都收归广西图书馆;三是馆际调拨、捐赠;四是寺院和学校藏书。

  图书馆员兰旻戴上手套,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本《楞严经证疏广解》,指点着书上的特别之处,将其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:

  翻开书页,映入眼帘的是“手书上板”的盛文明撰《题楞严经证疏广解后》。何谓“手书上板”?即请书法名家先在纸上誊写,然后将纸反贴于板,由手艺精湛的刻工刻印。全书都如此制作的,称为“精写精刻本”,成本较高。而我们看到许多古籍,序跋的字非常漂亮,但内文字体一般,为工匠直接于板上用匠体手刻,此书即为一例。

  翻至内页,看《佛陀讲经图》,上题“仿古吴道子笔,杜陵内史”。杜陵内史为明代画家仇英的女儿仇珠的号,以仕女画和山水著称,颇负盛名。但这幅画并不是她的作品,而是坊刻家捕抓到购买者的心理,假借名人名号拼凑的成品。此举透露了鲜明的信息:卖家精于商机,明朝商品经济相当发达。

  稍加留意,不难发现此书的最大特点是三色套印。“经”和“疏”用墨色,“解”着朱色,“释”点蓝色,直观,便于阅读。这也是套色印本最初的用意所在。从宋代开始,经注合刻,同时为了方便阅读,将作者的评价、分析刻在书眉,把文章精彩处圈点出来,出现了“评点式”刻印。此书特将墨色的圈点,改成朱墨套印,成本较高,刻印益发精心,白纸彩印,朱墨灿然,赏心悦目,极富审美趣味,颇受时人追捧。由此可见,当时的套印技术十分成熟,在中国印刷史上意义非凡。

  再看书上的钤印:“守玄阁”、“柱尊陈柱”,这是民国广西籍学者陈柱先生的藏书印。陈柱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国学家,著述遍及经史子集四部。他的藏书零散存于海内外各个图书馆,上海图书馆、中国国家图书馆等都有收藏,而相当一部分集中存于广西图书馆。

上一篇:韩天舒:90后热心祖国中医药 愿天下老人皆长寿

下一篇:没有了